青木-其四 周末

青木-其四 周末

我渐渐开始讨厌了周末,像我这种人,到了周末无非是睡的昏天黑地,然后在黄昏时醒来,望着灰暗的天空,感受被全世界遗弃的痛感。
人啊,其实年纪越大,情感就越脆弱。
记得第一次离家,寄宿初中的时候,一起的同学很多都会想家,我当时却没有什么感觉,有时我也会怀疑我是否太过冷漠。
转眼踏入了社会,最初工作的那几年,也并没有太过想家,一心都扑在工作上。那时我想,我应该就是很冷漠的人吧。
可偏偏,就在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周末,我突然有了深入骨髓的孤独感。突然很想回家,不计一切后果的,想立刻赶回到家里去。
就像梭罗说的,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。蓦然回首,过去已不可追溯,未来也如茫茫迷雾。我开始对这种绝望有了切身的感受,若人生到最后只是空忙一场,那就太过可惜。
——于北京创客空间晚上感